杭州表演培训,杭州艺考培训,杭州传媒艺考培训,浙江传媒培训
艺考咨讯
艺考表演台词独白精选5篇
2017/8/2 15:38:17

  艺考表演台词独白精选5篇

  艺考表演台词你可是试试屈原独白,恋爱的犀牛,雷雨鲁贵独白,日出黄省三独白,北京人江泰独白,茶馆王利发独白,培尔•金特独白,这些都是男生第一人称的台词独白自备稿件看你用诗歌还是散文,推荐:爱情的故事,囚歌,回答,我眷恋这块土地,相信未来,与妻书,誓者,乌骓别霸王,中国西部、日出的摇篮,有的人,黄山松,三门峡—梳妆台。建议看看历届的齐越节,在里面可以找到很多好的段子,也能找到那些段子表现得感觉。

  《悬肠草》雷抒雁

  据说有一种草叫悬肠草.不知道它的形状,不知道它的颜色,不知道它的滋味,不知道它开花的季节.据说那是伤别的草.看见它的人,就会有离别的悲剧发生,所以人们又叫它离别草.不知道有没有这样一种草,可以寄托人的离愁,可以暗示离别的黯然?我想也许会有的.那一定是在苦雨的季节发芽,在暴晒的时刻开花,在风寒的早晨落叶.我想那花,一定如同柳絮,一定如同蒲公英,随风飞扬着;寻找离别的人,落在他们抽泣的,颤抖的肩头.那落叶会是红的,如同相思子,如同枫叶,点染它的尽是离人眼中血.我想一定会有一种草,叫做离别草的,那时悬肠之草.何处没有离别呢?何时没有离别呢?人生本来就如浮萍,朝东暮西,怎么会永远集结在一起呢?我想一定会有一株草,是伤离别的.不必问它的颜色,不必问它的滋味,不必问它开花的季节.

  《那年我十五岁》

  文化大革命搞的最红火的那一年,我十五岁,也就是那一年,父亲被抓入狱,造反派们说他是间谍,是特务,那只是因为他在中学里教英语!母亲不识字,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一根绳子结束了她的生命!

  最使我难忘的是在一个下雪的早晨,我到关押父亲的牢狱里去看他,远远的,我看见了一个头发花白,衣衫褴褛的老人向我走来。啊!是父亲!我伸出双手,尽管隔着铁栅,但我还是想去拥抱他,可父亲却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走吧走吧,快走吧!”然后转身离去。我的心崩裂了,我大声的喊道:“爸爸,我是您的女儿啊!您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不认我?”可他却没有回头,我只好离开了监狱。

  我走在街上,雪花飘进我的衣领,却打在我的心上!我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我冷急了,饿急了,可是我的家在哪儿,我的亲人又在哪儿?陪伴我的只有我的脚印和那凛列的寒风……

  《无辜的罪人》

  聂兹纳莫夫:先生们,我已经得到允许了,因此,请不要打断我的话。先生们,我提议,为抛弃亲生孩子的母亲干杯吧!让她们在欢欣愉快里活下去吧,让她们的道路上撒满蔷薇和百合花吧。希望她们的快乐生活,不受任何人、任何东西的搅扰,希望任何人、任何东西也不使她们想起那些不幸的苦命的孤儿。为什么要去破坏她们的平静呢?她们为了自己的娇儿,已经做了她们所能做所会做的一切了。她们有的为她们的孩子痛苦,或多或少柔情地吻过她们的孩子,而且临别赠言:“我的宝贝,分别了,自己去找你的生路吧!最好还是死去。”

  所谓真理,这就是真理:死是头等美事。它能叫这位新入人间的旅客满意的。然而这样的幸运还不是每个孤儿都能享受得到的。(低头沉思片刻)还有一些多情的母亲,她们不只常流眼泪、常吻她们的孩子,而且还给孩子戴一个黄金做的小玩艺儿,还说:“戴著吧,记住我吧!”可是,可怜的孩子能记得什么呢?而且何必要记着呢?何必给他们留下这个不幸的耻辱的永久的纪念品呢?

  就是没有这个,也是每个不嫌麻烦的人,都要指着他,说I他是被抛弃的私生子,是道旁的野种!可是他们的母亲是否知道这个不幸的、无缘无故被人辱骂的孩子.有的时候把眼泪洒在她妈妈留下的纪念品上呢?妈妈,你现在在哪里快乐逍遥呢?回答我一声吧!哪怕你的一滴眼泪落在我的头上,我再去忍受我的痛苦和失望,我将会觉得轻松一些,要知道这纪念品挂在身上,真像火一样烧着我的心呀!

  文绉绉

  有个姓朱的财主,又讲忌讳,又爱说话文绉绉。他对新来的小猪棺说:“记住我家的规矩:我姓朱,不准你叫我时带‘朱’(猪)字,叫‘老爷’或‘自家老爷’就行了;平时说话要文雅一点,不准说粗言俚语。例如,吃饭要说‘用餐’;睡觉要说‘就寝’;生病要说‘患疾’;病好了要说‘康复’;人死了要说‘逝世’,但犯人被砍头就不能这样叫,而要说成‘处决’……”第二天,一头猪得了猪瘟。小猪棺急忙来对财主说:“禀老爷,有一个‘自家老爷’‘患疾’了,叫它‘用餐’不‘用餐’,叫它‘就寝’不‘就寝’,恐怕已经很难‘康复’了,不如把它‘处决’了吧!”财主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小猪倌接着说:“老爷要是不想‘处决’这个‘自家老爷’,让它自己‘逝世’也好!”

  《月牙儿》

  “月牙儿,月牙儿!又看见你了,我的好朋友。你们问我为什么总爱看月牙儿。是的,看见它,我想起来一切,当我知道自己有了病,我非常的痛苦,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再活下去了,我穿上了衣服,擦上了粉,躺在床上等死。忽然,听见门外有很轻的脚步声,我看见一双眼睛,从门外的小玻璃往屋里看……我轻轻的站起来,打开了门,是妈!妈……我和妈是怎么进的屋,哭了多久,我都不记得了,只觉得妈怎么老成这样啦?是她的掌柜偷偷的回了家,没给她留下一个钱她没有办法,就到处找我,已经找了半个月了,哈哈哈哈,她找到了女儿,可女儿已经和她过去一样,是个暗娼了,哈哈哈……啊啊啊啊……”

杭州摄影艺考培训电话:0571-81114011、13685779556、15058158185
杭州印象艺术培训有限公司 网络经营许可证编号:杭ICP证120000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41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