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象新闻
艺考经验丨『经验分享』上海大学影视摄影与制作学长校考“闯关打怪”攻略
发布日期:2018/12/21 14:22:16  浏览量:602

因为年轻,无所畏惧


撰文丨张昊

 


学员简介:

2017届印象学员;

上海大学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合格录取。


现在回望艺考,那的确是一段闪闪发光的日子。一个人背着艺术抱负,像一个一意孤行的战士。在洁净的高铁车厢里,穿梭于每座城市。整个过程像极了闯关打怪,只不过是一关一证。接下来我也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就说一些我的艺考经验吧。相比那些有十张甚至更多的合格证的「拿证机器」来比,我不算经验丰富。但多多少少还是想给学弟学妹们一些意见和建议。

 

图丨张昊印象摄影大赛参赛作品 《底层孤独》


如何看电影

我觉得艺考除了背文常这样的「死」知识外,我觉得平时对电影文化或者表达手段的积累是很重要的,他不仅是可以增加我们的知识储备,也可以在面试时在增加你的自信增加你应对考官审问时的手段。


首先我们在艺考前必定是「阅片无数」的。但看电影不能只是走马观花的浏览,但也不一定要每一部电影都写上千字的影评,第一那样太累了,第二也有些劳神耗时。一部好的电影我们也许会看上好多遍。我看电,若不是特别喜欢,普遍是看三遍,第一遍就是将自己尽量融入这部电影。导演拍摄一部电影,是将自己的感情相对自由的注入在电影的这个容器里面。我觉得首先要去感受这份感情,细致的感受每一个画面所带来的心灵上的震颤。在电影第一遍看完后就可以做一次记录了,去探讨一下这部电影最让你感动的是什么,思审一下导演是一怎样的姿态去拍摄的。做一点简单的记录就好。


第二遍就是去关注电影镜头和画面了。我有个习惯就是在看电影的过程之中,看到一些好的镜头画面,就会把它截屏下来,然后再有空闲的时候多看,分析并且牢记这些画面。当你在看电影的时候,一个画面突然给了你一种生动的感受的时候,说明那个画面至少对你来说是受用的。

 

图丨张昊印象摄影大赛参赛作品 《左与右》


上大电影学院摄影类考试经验

现在再来说说艺考。我考取的是上海大学电影学院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那我就说说上海大学电影学院摄影类的考试吧。


首先是一试——100道选择题,这没什么好多说的,就是文常,但考的非常的广,不光只是艺术方面的,非艺术方面的,比如有一题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第一任裁判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反正我是不知道。但也不用慌张,只要你有点文学常识大部分题目还是能答出来的。


一试考完,我基本上已经处于一种「濒死」的状态了。一是结果下午就能出来,进了。运气好?

 

图丨张昊印象摄影大赛参赛作品 《望》


接下来是二试,分科目一科目二,科目一考的是写作,科目二考的是绘画。我所给的意见使我们在考试前就应该提早为此做准备,并且确定好考试要求。科目一写作首先是要读题目,研读题目是很重要的,也不要因为怕时间不够而立刻开始,应该先写大纲,一步一步的确定好写小说的话我用箭头将故事推动步骤和故事线都清晰的标出来。这样写作的时候就不会混乱,还要注意字数,不要虎头蛇尾。然后发现前面写的太重了,没更多的格子来写高潮和结尾,导致一个潦草的结果。写作考试包括小说写作和对话写作,这个除了自己的写作基础外就是要有规划。


科目二便是绘画,如果没有绘画基础的同学就应该早点做准备,不用学得很精细画的是类似于分镜头的连环画。考试会给你一个故事的开头,然后让你画九张钱包大小的画,可以加上一定的文字说明。考试学校所分发的纸不是素描纸是油光的,所以如果要上色的同学,尽量不要用彩色铅笔,因为颜色会吃不住,显得病恹恹的。关于上色这一点,试卷要求是上交彩色作品,但如果你没有很好的上色概念那还是别和上色了,保持画面简洁干净是最重要的。因为我带的是彩铅,所以再上色部分很混乱。而我一个同学没有上色,画画水平还在我之下的,但最后结果分数却比我高。

 

图丨张昊印象摄影大赛参赛作品 《看》


最后我很幸运的进入到了三试,也就是面试,那时候刷到只有100 人了,上海大学不像别的学校,如果你想要展示作品,只能用应刷制品,一切电子产品都不允许带入考场。那时候因为我早打印好了作品集所以不用火急火燎的跑去打印,虽然上海大学里面有照片打印室,但保险起见还是提早准备。面试时,是十个人一起进去的,里面八个考官。所以在十个人里面脱颖而出非常重要,先进行的是自我介绍,沉着冷静表达自己就好了。一轮自我介绍完后是考官提问。有单个回答有统一回答的,单独提问时,要注意的几点,第一点哪个考官再问你就应该看着那个考官,这是体现你是否尊重对方和是否自信,第二是在老师说话时千万不要抢话这点很不礼貌。有条理的回答,难以回答的问题总是会出现的。这时候不要紧张语无伦次,你可以用一个抽象的答案去应对。我面试时考官就问我你觉得是电影画面重要还是剧本重要。我当时觉得怎样回答这个问题都会有纰漏,很难完整的去回答。于是我换了一种方式。我说「一部电影被呈现在荧屏上的时候,就像是一个病人出现在你的面前,而剧本就相当于是那个病人的病历卡所以剧本和画面就是这样的一种映射关系。」我并没有正面回答,虽让不算回答的很好但也算一种「回答」。

 

图丨张昊印象摄影大赛参赛作品 《牵手》


现在我是在大学的教室里打这些文字了。体验着我垂涎了多年了大学生活。最后对那些即将艺考的同学们说,面对艺考我们放平心态,不要抱着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这样很容易给自己太大压力。既累了自己又影响了考试。加油,年轻人怕什么~